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服务项目 >


豆瓣7.9, 戛纳金棕榈提名, 这片真野性!

发布日期:2022-06-05 20:31    点击次数:103


这部电影似乎只有在挪威这样的土地上成立,却又能够唤起所有内心从未安定下来的人与之共鸣。

《世界上最糟糕的人》记录了一个生活已经足够美好却仍然无法获得内心安定的女性,在生命走过三十个年头之后不断找寻自己想做的事情,但似乎依然不够满意、生活一团乱麻,女主人公茱莉像一个悲伤彷徨的影子,在阳光下映照出糟糕的自己。

在大众认知中,北欧属于发达国家中最安逸的那类,不仅有高福利的社会,还有自由平等的氛围,相对比东亚社会中父权的阴影、内卷的苦涩,欧美国家中对于资本金钱的强调和社会风潮的暗流涌动,茱莉生活的世界真的“足够美好”。

她可以读喜欢的专业,读了一半发现自己志不在此之后可以毫无压力地转去学其他感兴趣的东西,在书店工作,兼职做摄影师,随心所欲而没有生存压力,在这部电影中似乎没有任何社会压力或生活的艰辛,茱莉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任何事情,但正是在这样的自由之宗,她觉得迷茫,容易转移的注意力和对生命意义的找寻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她不断怀疑行为与思想是否能够自洽。

一方面,她在一段稳定的恋爱关系之中,与男友阿克塞尔相处融洽,在精神上非常契合,对方支持她的文字她的想法,茱莉却因为两人身份地位的差距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而当她与咖啡店工作的小哥埃德温恋爱,感受到自我选择的激情之后却又因为对方不够有上进心和对敏感内心的体察而出走。

另一方面,她不想受到家庭的困扰,与阿克塞尔因为是否要有孩子的事情争论不休,却在怀孕之后没有勇气立刻选择孩子的去留,不断挣扎彷徨。在充满矛盾的观点中,茱莉感受到这种迷茫的挫折,但所幸,社会给了她非常巨大的容错空间,就算暂时无法做出所谓正确的抉择也没有关系。

当茱莉按照自己的心意奔向爱情的时候,导演运用了超现实的表现形式,让周围的一人物都静止下来,她神采飞扬地在街道上奔跑,去找她喜欢的人度过浪漫的一个午后,在茱莉的个人精神世界中,她得到了极大满足感,尽管现实生活可能并不如此美好。

或许这种在精神满意和现实挫折之间反复摇摆不定的状态,就是自主选择带来的迷茫阶段,我们会经历无数个像茱莉奔走街道之间这样的高光时刻,会有完全舒畅的狂喜,但当注意力分散、新鲜劲过去,留下的失落和不知所措的悲哀也无法被抹去。

在女性主义影视剧中,我们会看见金智英这样艰难生存的,会看见女性参政论者这样不断抗争的,在女性视角越来越多进入影视剧行业,更多形象、身份的女性得到看见,从历史中为女权奔走的人物到奇幻世界中的超级英雄,女性电影对于女性力量、女性能够做到什么的呼吁呐喊越发振聋发聩,而这部《世界上最糟糕的人》,却用更加平淡的,甚至有些颓丧的方式表达对于女性主义的理解。

如果真的获得了理想化的平等自由,为什么你还在不快乐?这时没有外界环境可以“怪罪”,只能接受自己是最糟糕的人这一现实?

这部电影将女主人公放在具有主动权的位置上,她掌握自己的全部生命,却依旧迷惑,茱莉是让人“失望”的,她没能够像大家期望地那样成为一个厉害的“大女主”,没有成就一番事业没有杀伐果断地让自己走向成功的光芒,有的人甚至会指责她“浪费”了这样的环境和生活基础,浪费了使自己成为一个大众观念里优秀的人的机会。

但事实上,这样糟糕的茱莉才是真实的,才是大部分庸碌的人、普通的人的样子,女性对于生育、死亡和孤独生命的焦虑和不安是存在的、无法被强势消解的,当我们看了足够多的光环故事,已经将女性承担痛苦越发强大作为常规模式的时候,乍一看茱莉的生活会觉得她真的非常可惜,可是仔细审视这样的她,会发现这些焦虑和痛苦,在生命交汇点上的抉择困难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能因为她是一个生活在平权世界里的女性就要求她做得更好,还原出真实的、充满矛盾和“错误”的生活,让观众看见女性生活的普通平常。

在这样的叙事结构中,茱莉是一个不成功的缩影,她的故事是很多没有被看见的、没有机会出人头地的、甚至是不想走向光环的平凡女性可能拥有的,也是北欧社会年轻人会关注的生存现实。

阿克塞尔染上绝症走向生命的尽头时,一向强势、成熟的他对已经是前女友身份的茱莉展露了自己的脆弱以及对死亡的恐惧,他比茱莉年纪大十几岁,在曾经的恋爱关系中,几乎没有透露出两人价值观的根本差异,只是在组建家庭的步调上有所差异,而当他的生命快要结束时回望一切,他和茱莉都认识到两人在思想观念上和生活方式上的差异已经是整整一代人的区别。

作为观众来说,一部分是更加像阿克塞尔这样的在旧时光里成长的人,对于生活的感知来源于切实的、可接触的媒介,一本漫画一张唱片构成了性格底色中对于确定的追求;而另一部分人则更能理解茱莉作为数字时代原住民容易被分散的注意力和精神,对于人际交往和未来生活都来源于漫无目的的尝试探索,在这里,舒适比意义更重要。

年龄的差异不只是年龄本身,看问题的视角也由此变化,电影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也并未做出任何价值判断,在阿克塞尔离开之后,茱莉依然在漂泊、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从一段恋爱关系中抽离,进入她当下喜欢的工作状态,因为生理原因被动地失去孩子,有些是她自己选择的,有些是她在人生中不得不遇到的坎,这个“最糟糕的人”还会用她一贯的方式去化解这些快乐和痛苦。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