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新闻资讯 >


卖掉酒店拯救新华联

发布日期:2022-06-01 18:55    点击次数:20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酒管财经,统筹丨劳殿,编辑丨阿鳅

 保大还是保小?

在这个问题上,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公司流动性存在风险,控股股东债券频频违约······资金上“捉襟见肘”的新华联试图通过出售非景区酒店及商业的大宗物业去化,加速实现现金回流。

按照其规划,10家酒店将被摆上货架,包括北京新华联丽景湾国际酒店、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等。上述资产包以及部分商业预计可售价值超100亿元。

《酒管财经》注意到,新华联的资金状况已经影响到酒旅业务的正常开展。公司重点在建工程芜湖鸠兹古镇和株洲丽景湾酒店的工程进度缓慢。银川新华联喜来登大酒店即将拍卖,起拍价为4.46亿元,较评估价下探近2亿元。

结合新华联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的债务违约状况,上述出售行为尚不足扭转全局。而参考近期行业内多家地产企业出售文旅项目的动作,也不禁让行业思考:“地产+文旅”的模式是不是文旅产业发展的最优解?

非景区酒店被摆上货架

“公司将继续全力推进非景区酒店及商业的大宗物业去化,加速实现现金回流,以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截至 2021 年年末,拟对外转让的酒店、商业等大宗资产预计可售价值逾 100 亿元。”5月27日,新华联在回复中国证监会问询时如此表述。

截至2022年4月15日,新华联旗下已开业的酒店共计16家,景区酒店共计6家。另外还有6家自营客栈。

这意味着,新华联可供出售的非景区酒店数量为10家。

据《酒管财经》不完全统计,上述非景区酒店包括北京新华联丽景湾国际酒店、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银川新华联瑞景酒店、西宁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银川新华联喜来登酒店等。

另据新华联此前公告显示,包括北京新华联丽景温泉酒店、唐山新华联铂尔曼酒店等也在可供出售之列。

《酒管财经》注意到,位于银川的银川新华联喜来登酒店,将于6月13日10时至14日10时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公开拍卖涉案财产。该酒店评估价为6.37亿元,一拍起拍价为4.45亿元。

事实上,新华联出售酒店的消息早已在业内传出。

行业自媒体“旅界”在今年3月的报道中援引知情人士的表述,“上海新华联索菲特酒店并购估值18亿元,北京顺义新华联丽景温泉酒店并购估值18亿元,北京丽景湾国际酒店并购估值16亿元。”

在去年5月,该平台还披露,“彼时上海新华联索菲特酒店在酒店交易网上标价23亿元,挂出4个月后调整为21亿元,如今并购估值降至18亿元,却依然难寻买家。”

上述很多酒店处于黄金收获期。譬如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于2016年开业,经营时间为6年。北京顺义新华联丽景温泉酒店、西宁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均于2015年开业,经营时间为7年。

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酒店的黄金收获期是开业后6至20年,酒店开业后6年甚至更多时间财务亏损是正常的。

按照这一推算,被新华联摆上货架的多个酒店即将迎来黄金收获期。

出售非景区酒店,新华联实属无奈之举。

当下的新华联经营形式不容乐观。截至2021年底,新华联资产负债率为 89.94%,2022 年 3 月末资产负债率为 90.89%。

债务是一大难题。截至 2021 年末,新华联有息债务余额为 191.11 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债务金额 97.75 亿元,逾期债务金额为30.45 亿元。

公司现金流紧张。截至 2021 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为 23.09 亿元,可动用的货币资金为 10.38 亿元。

这一处境也影响了公司酒旅在建工程的进度。

该公司重要在建工程芜湖鸠兹古镇和株洲丽景湾酒店的工程进度缓慢。主要原因正是因为流动资金严重短缺。

不过,新华联并未将景区酒店摆上货架,可见其对文旅板块仍存希望。

目前,新华联的文旅项目包括长沙新华联铜官窑古镇、芜湖新华联鸠兹古镇、西宁新华联童梦乐园、长沙铜官窑古镇、西宁新华联童梦乐园、四川新华联阆中古城四大旅游景区等。

新华联在2016年将“文旅”写进公司名称当中,不过该公司主营收入仍为商品房销售。在2021年,公司营收86亿中,商品房销售占据78%,文旅综合行业营收占比仅为14.09%。

更加重要的是,公司经营未见明显好转。新华联2020 年、2021 年、2022 年一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均为负,文旅板块毛利率连续两年为负,房地产板块计提大额存货减值准备。

新华联方面表示,在文旅业务方面,会扩大二销品类、发展夜游经济、丰富体验项目等提升景区内涵及景区运营水平的措施,改善招商品质、推进酒景融合等,促进公司文旅板块的运营和业绩的提升

新华联控股危机背后的“地产+文旅”困局

上市公司新华联是新华联集团的核心资产之一。

成立于1990年的新华联集团,旗下业务涵盖文旅与地产、矿业、石油、化工、新能源、投资、金融、陶瓷、酒业等多个产业。

目前,集团拥有全资、控股、参股企业100余家,其中包括12家控股、参股上市公司。新华联控股旗下拥有3家上市子公司,新华联之外的两家分别为东岳集团和新丝路文旅。

2020年,新华联集团营收破千亿,位居当年湖南省民营企业百强榜首。

新华联控股创始人傅军推崇“篮子论”,“不主张大型民营企业只搞一个产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多元化投资让新华联控股一度获得巨额收益,譬如投资金六福和华致酒行。但也有很多投资并不理想,譬如投资乐视汽车、共享单车、团贷网等。

危机在2020年显现。该年,新华联控股四次触及债券违约,总额超过28亿元。截至2021年底,新华联控股债务到期未偿还金额为204.34亿元。截至2022年4月28日,新华联控股债务到期未偿还金额为214.28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新华联控股是上市公司新华联的控股股东。

新华联控股持有新华联股份数量 116,027.26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1.17%,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若其所持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可能导致上市公司新华联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根据媒体报道,新华联控股债委会聘请的中介机构所出具的尽调报告及债务化解整体方案已初步定稿,待新华联控股实现司法集中管辖后,新华联控股将推进整体债务化解方案的落实。同时,新华联控股也正在与多家机构进行引战工作的沟通洽谈,引战工作在推进过程中。

不难看出,仅仅依靠旗下几家酒店的资产出售,很难弥补新华联控股的巨大债务。但后者却实实在在影响着新华联的文旅业务的经营节奏。

若放眼整个行业,因母公司经营“暴雷”波及旗下文旅业务的案例比比皆是。

河南地产企业建业旗下的两个文旅项目已经完成股权变更,当地国资介入;传言融创旗下的深圳冰雪文旅城项目股权转让正在洽谈阶段;蓝光发展1元甩卖15亿资产,包括文旅项目天津小站镇“稻米侠”主题乐园······

文旅业务向来都是投资大、回报周期长,经营前期需母公司持续输血。这也导致很多文旅项目最终走向一个终点:母公司出现经营问题,文旅项目被抛售草草收尾。

从这个角度来讲,不能“独立”的文旅产业,要想获得良性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